上游养殖业深陷困境 中国圣牧预亏11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发布盈利警告,预期2017年亏损约10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47%。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国圣牧创立八年来首次亏损。近年来,随着中国乳业的围墙逐渐撤掉,澳洲、欧洲牛奶潮水般涌来。外来冲击让圣牧引以为傲的有机奶失去优势;而国内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又让圣牧好奶好产品卖不上好价。

本报见习记者余若晰 原奶企业的低迷日子还在持续。
从目前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的三家原奶企业来看,业绩表现都不太理想。其中,号称“全国最大的有机乳品有限公司”的中国圣牧在2018年上半年亏损金额达到11亿元。
“上游乳业整体表现不佳,共有三方面原因促成:其一,国内原奶价格整体不高,而大型牧场是高成本、高投入的模式,这就需要原奶价格高,若价格不高,就会出现亏损;其二,近年来,一些大型牧场存在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其三,其三,这些上游企业在下游业务延伸时,进展并不顺利。”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亏损成行业常态
今年8月24日,中国圣牧发布盈利警告,2018年上半年,中国圣牧预计亏损11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达到184%。
对于业绩的亏损,在此次盈利警告中,中国圣牧将业绩亏损主要归因于:应对原料奶的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原料奶价格大幅下降,导致该公司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亏损约9亿元,同时导致该公司的毛利相对上年同期跌幅扩大;而受国内乳品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相对于上年同期亦下降;其次期间计提应收帐款及其他应收款减值拨备约5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是中国圣牧创立8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具体营收为27.07亿元,同比下滑21.9%;净利润为-9.86亿元,同比下降244.8%。
而对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与2018年亏损时的原因类似,主要系原奶行业不景气、下游液态奶制品销售收入下滑、应收账款拨备增加。
事实上,早在2016年,中国圣牧的业绩就有所下滑。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相比中国圣牧的巨亏,西部牧业因连续两年亏损,公司面临退市的风险。
根据公司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31亿元,同比减少2.67%;净利亏损4161.66万元,同比增加10.29%。由于公司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若2018年继续亏损则存在退市风险。
不过,在西部牧业发出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有明显的好转迹象。西部牧业预计2018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盈利2200万元至27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7.38%-133.6%,而其上年同期为-8035.26万元。
对于业绩的预计,西部牧业表示,在2018年7月份,公司出手了持有的16家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对公司的经营产生积极的影响。
现代牧业业绩回暖
除了上述两家原奶乳企表现不佳之外,现代牧业的境遇则有所好转。
8月27日晚间,现代牧业公布了2018年财年半年业绩。2018年上半年,现代牧业实现收入约为24.68亿元,和去年同期23.44亿元相比,增幅在5%以上;期内亏损1.43亿元,和2017年上半年亏损6.87亿元相比,大幅减亏5亿元左右。
虽然未能扭亏为盈,但在多家原奶乳企中,现代牧业的表现已算合格。
对此,现代牧业表示,2018年,是公司摆脱包袱开启新征程的第一年。上半年,公司业绩的全面复苏得益于核心运营指标的再攀新高,各运营数据实现了较稳健增长、核心指标开始好转,增产降本成效显着。但上游乳业运营环境依然严峻,尽管国际原料奶粉拍卖价格走出低谷温和上涨,但国内原奶销售价格因季节性原因仍相对疲软。预计下半年进入需求旺季后,原奶价格才会进入明显的上升轨道。随着原奶价格企稳,供求关系转向平衡,政府利好政策释放,行业会步入新的上升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牧业的好转,背后与蒙牛有着很大的关联。现代牧业表示,继续深化与蒙牛的合作,通过世界杯、电影赞助、活动冠名等方式重塑品牌。
自2018年度二季度起,蒙牛与现代牧业合营的工厂将下游品牌奶品以成本加成方式售予蒙牛,现代牧业与蒙牛分享合营工厂的利润。根据公告内容,现代牧业83%的原奶销售予蒙牛。
总体来看,上游养殖业面临的困难依然较大,如何脱困成为乳业人待解的难题。
对此,宋亮表示,第一,从成本的角度来考虑,需要尽可能降低成本;第二,对于上游企业来说,需要加快下游自主产品的拓展,这个难度非常大。第三,牧业公司还是要考虑怎样去规模化发展,如何长期降低成本。最终,它们还是要与大型企业进行深入合作。“依照目前的原奶市场来看,我们判断2019年,国内的原奶价格可能会上涨,那么就会造成国内这些大型上游企业减亏,甚至可能扭亏为盈。”

2017年的中国乳业可谓“冰火两重天”。下游捷报频传,光明乳业在2017年实现净利润8.18亿元,同比增长21.15%;蒙牛乳业录得净利润20.48亿元,扭亏为盈;而上游的牧业企业似乎仍旧没能走出阴霾:现代牧业亏损扩大至9.75亿元;西部牧业
的亏损进一步扩大至3.68亿元。

业绩不振

3月29日晚,国内最大的有机奶生产商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在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7.07亿元,同比下降21.9%;年内亏损9.85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中国圣牧表示,预期集团将计提应收账款减值拨备约人民币6.5亿元;由于集团为应对原料奶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及原料奶价格普遍下降,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集团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重大亏损约人民币6亿元;2017年度,面对乳制品激烈的市场竞争,集团调整市场策略,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和售价相对于上年均降幅较大,同时,原料奶的平均价格相对上年降幅亦较大。

中国圣牧自创立以来的首次亏损便发生在新帅邵根伙上任的第一个年头。在盈利预警中,公司认为原奶行业不景气、下游液态奶制品销售收入下滑以及应收账款拨备增加是导致公司在2017年出现巨额亏损的三个主要原因。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以来,中国圣牧业绩就开始出现下滑。在2015年,中国圣牧营收为31亿元,同比增长45.4%;净利润为8亿元,同比增长12.75%。而在2016年,中国圣牧净利润出现下滑,去年净利润为6.8亿元,同比下滑15%;营收为34.66亿元,同比增长11.8%。彼时中国圣牧表示,净利润大幅降低主要是非有机奶牛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亏损且应收贸易款项拨备大幅增加所致。

巨额亏损也使得中国圣牧的资金链情况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焦点。在3月30日举行的业绩会上,中国圣牧董事长邵根伙表示,目前公司尚有些未使用的银行授信额度以及债券额度,暂不会出现流动性危机。

事实上,我国整体消费需求萎缩是国内原奶销售情况不好的主要原因,加之国外大包粉及原奶的进口冲击到相应市场,因此行业整体不振。

高层人事更迭成为中国圣牧2017年的一个注脚。2017年6月29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姚同山辞任董事长一职;半年后,邵根伙成为中国圣牧新任掌舵人。

此外,2017年12月底,中国圣牧发布的公告显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崔瑞成离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委任邵根伙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委任王跃华为公司代理财务总监。中国圣牧表示,姚同山离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崔瑞成离任财务总监将为公司及附属公司日后营运及财务管理提供新见解,姚同山与崔瑞成各自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在业绩会上,邵根伙表示,投资中国圣牧是因为看好有机奶在国内市场的发展潜力。但其同时坦言:“中国圣牧目前最缺的就是品牌。”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分析认为,中国圣牧的产品主要是原料奶的供应和圣牧全程有机奶两大品类。2017年的亏损在上半年就已经出现,原本是希望2017年下半年出现转机,但是在牛奶市场全年性的原料奶需求下降,价格降低,尤其蒙牛等原料奶大户的采购都有所降低、压价,圣牧的原料奶供应能力溢价能力大幅度降低。另一方面,中国圣牧的品牌产品盒装圣牧有机奶,上游生产成本要高于普通奶10%以上,而在终端渠道却因为不断的低价促销,折损了利润,降低了品牌的溢价能力和消费者的远期预期。两个原因导致全线盈利能力下降。

邵根伙的另一个身份为大北农的控股股东,尽管从股权关系上看,邵根伙对于中国圣牧的投资属于个人投资,但在2017年12月底,拥有大北农背景的王跃华接任中国圣牧财务总监一职。

上游泥潭

巨亏似乎来得猝不及防。在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圣牧尚盈利2.26亿元,但在2018年3月23日,中国圣牧发布盈利预警,预计公司将在2017年度亏损近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圣牧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不过7亿元。

上游行业低迷仍是不争的事实。2014年3月后,我国上游原奶养殖业开始萎缩,出现奶价下行、收奶量下降、拒奶等现象;2016年9月,收奶量及奶价恢复正常后,价格却再次下降,不少企业“扛不住”开始退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