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中国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距离有多远?

焦点:中国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距离有多远?

摘要:这个周末,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引重点关注。
从通知主要内容来看,敦促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重新成为监管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银保监会三次通过召开银行座谈会、…

日前,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指出,在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同时,必须着力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推动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作者 李铮

  这个周末,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引重点关注。

对此,一位地方监管人士也表示,当下对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非常重视,不仅政策多方引导,还鼓励银行妥善开展“无还本续贷”的工作。

图片 1

  从通知主要内容来看,敦促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重新成为监管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正符合企业一直以来对货币政策的边际宽松、宽信用的期待。不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通知》提出的“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还需要一定的政策传导时间,因为银行中长期贷款的投放主要还是根据自身的流动性、贷款定价水平、风险偏好等综合决定。

2018年9月28日,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大楼。REUTERS/Jason Lee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银保监会三次通过召开银行座谈会、发布政策文件等方式要求银行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上海10月31日 –
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中国今年已连续四次降准,货币市场流动性持续充裕,但是宽货币并未能有效传导至宽信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成为当前政策着力点。

  1、8月18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876号),对必须着力疏通货币信贷传导机制,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作出进一步明确部署。

对于流动资金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要提前开展贷款调查与评审,符合标准和条件的,依照程序办理续贷,缩短资金接续间隔,降低贷款周转成本。

为此,监管部门陆续出台“胡萝卜+大棒”的政策组合,力争让降准降准等释放的流动性能真正进入实体经济、有效降低融资成本,但能够在何种程度上得以实现尚待观察。

  会议强调,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和货币政策传导,优化资源配置结构,必须加快提升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能力,坚定不移地做好包括个体工商户和农户在内的普惠金融工作。大中型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合理确定普惠型小微贷款价格,带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小微企业实际贷款利率明显下降。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对于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防范在“去杠杆”过程中人为加大风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此,《通知》表示,要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满足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

尤其是如何避免短期有效的政策陷入边际效用快速衰退的窘境亦考验着监管层。

  2、8月11日,银保监会发文介绍近期银保监会在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主要做法,包括一是指导银行充分利用当前流动性充裕、融资成本稳中有降的有利条件,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二是调整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鼓励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核销力度,腾出更多信贷投放空间;三是健全激励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意愿,优化小微金融服务监管考核办法,加强贷款成本和贷款投放监测考核,落实无还本续贷、尽职免责等监管政策,提高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度。

在规范经营行为方面,《通知》强调严禁附加不合理贷款条件。一律不得协商约定或强制设定条款进行贷款返存,一律不得在发放贷款时捆绑或搭售理财、基金、保险等其他金融产品。严禁将贷款发放和管理等核心职能外包,严禁银行员工内外勾结,违规通过中介发放贷款或参与过桥贷款。

“货币政策多少有些勉为其难…央行、银保监会都算是已经动用行政性的手段了,短期成效肯定是有的,无论是从数量还是从价格上看,小微企业融资状况都有所改善,但鼓励银行信用扩张的实际效果还需要更长时间观察。”一位监管官员对称。

  3、7月17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带队赴中国银行总行,就加大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力度情况进行调研督导,并主持召开座谈会。

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32万亿元,同比增长7.3%;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包括小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余额32万亿元,同比增长13.1%。银保监会表示,这得益于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资金投放力度,保障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

一位国有大行地方分行行长则直言,流动性资金很充沛,但表外融资依然受抑制,“我们今年绝对是不同以往真正在做小微,现在整个情况是通过小微的渠道将流动性注入实体里去,明年给我们定的目标不是翻倍甚至可能翻十倍,监管层期望很高,恐怕实现起来难度非常大。”

  从过去一年多时间中常提的去杠杆、治理市场乱象等,到当下不断强调的加大信贷投放,可以说,当前的宏观政策目标已经发生重大转变,政策基调由紧转松,从过去的“稳货币+紧信用”向“宽货币+宽信用”转变。

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质效

按照国务院金稳会第二次会议对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出的工作要求,重点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此前,央行和银保监已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引导和鼓励金融机构增加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市场普遍预计,下半年银行信贷投放仍会保持高速增长,但所担忧的是,大规模的信贷投放重启后,究竟能有多少信贷资源流到实体经济真正需要的的地方?小微企业能分到多少信贷规模?如何阻止不必要的信贷资金再次流向僵尸企业、房地产等领域?监管部门在敦促银行加大信贷投放的同时,也应加强信贷投放监测和监管,避免信贷资源的无效投放。

多方位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以银保监会的举措为例,除了对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增速和户数提出考核指标要求外,还督促和指导银行进一步改进内部激励约束机制和风险管控机制,建立和完善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等。

  76号文对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作出总体要求

其中,《通知》要求要强化小微企业、“三农”、民营企业等领域金融服务。充分利用当前市场流动性宽裕、银行业和保险业盈利稳定等有利条件,坚持“保本微利”原则,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扶贫和民营企业等领域的资金支持,降低融资成本。

步入四季度,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相关措施继续密集落地。继央行官员上周详释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后,银保监会周二再度召集部分商业银行传递改善民企小微信贷服务的清晰信号,凸显经济减速压力增加和融资低迷局面下决策层宽信用的意图。

  76号文对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作出的总体要求是,一方面,银行应根据企业生产、建设、销售的周期和行业特征,合理确定贷款期限、还款方式,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合理确定考核指标,避免贷款在同一时间特别是月末、季末集中到期而引发企业资金紧张。

《通知》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深化、细化了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信贷工作。

在周二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并明确,对小微企业贷款适用75%的优惠风险资本权重和监管要求,明确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以内的,监管评级时可不做扣分因素等。

  另一方面,对符合授信条件但遇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要继续予以资金支持,不应盲目抽贷、断贷。对成长型先进制造业企业,要丰富合格押品种类,创新担保和融资方式,合理确定抵质押率,在资金供给、贷款利率方面给予适当倾斜。

银保监会为“宽信用”进一步指明方向。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的户数超过1,600万户,同比增加406万户,阶段性地实现了“两增”的目标;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目前已经达到了30.4万亿元,增长幅度还在不断上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