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宣布进入防御模式:提高现金持有量

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宣布进入防御模式:提高现金持有量

摩根士丹利跨资产首席策略师Andrew
Sheets最新报告表示,鉴于对全球经济、央行政策和地缘政治风险的担忧,下调全球股市评级至低配,并且用真金白银来押注自己所持的观点。

随着全球经济局势的不明朗日益加剧,不少国际知名机构都开始调整自己的战略。近日,全球最大资管集团贝莱德(Blackrock)就宣布进入防御模式。

Andrew
Sheets在报告中称,最近几周一直在警惕市场风险,投资者对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应该恐惧,而不是期待降息的欢乐前奏;市场高估了2019年的盈利,低估了库存、劳动力成本和贸易不确定性的风险。

贝莱德指出,尽管全球各大央行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金融系统也未出现大量失衡迹象,但贸易及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已令全球经济增长的短期前景转趋暗淡。

摩根士丹利在报告中称,对全球股市投资评级的转向最直接的原因是,回报不佳。在未来12个月,摩根史丹利对标普500指数、MSCI欧洲指数、MSCI新兴市场等指数的平均目标涨幅仅为1%。

此外,当前龙头企业已经开始重新布局全球供应链的版图。亚洲金融市场的行情已局部反映该新格局,相比之下,其他市场的投资者目前似乎仍较安于现状。

如果忽略目标涨幅,根据当前的估值估计以上地区的股市回报,并依据当前的经济数据调整投资收益趋势,那么上行趋势与摩根史丹利的目标价设定非常相似。摩根史丹利称,对于每一个分析师来说,有些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需要改变预测或者改变观点,摩根士丹利现在在做的是后者。

“亚洲多国致力推动结构性改革,例如印度及印度尼西亚近期大选结果有利于其延续上届政府的改革进程,因此我们仍然看好亚洲风险资产市场的长期前景。”贝莱德方面认为。

在全球央行货币宽松的可能性如此高的背景下,为什么全球股市的收益预测如此低?

基于上述的宏观环境的变化,贝莱德已减少投资组合的风险敞口,转为采取防御性较强的策略。例如,在股票组合中,提高了现金持有量,并降低了易受宏观环境影响的科技股的比重,同时增持防御性较强的板块,例如公用事业、医疗保健和电讯。出于防御性的考虑,也调整了对中国股票原有的增持态度。

AndrewSheets解释称,积极地宽松政策可能会被更加疲弱的经济增长所抵消。过去30年来对股市的一个反复教训是,当宽松的政策与疲软的增长相冲突时,经济增长状况通常对股市投资收益的影响更为重要。在经济增长数据改善的同时,宽松政策的效果最好。

至于信用债方面,减低了整体风险,并转投于较优质的投资级债券和高收益债券,同时专注于在经济变局中具有较佳抗逆力且具有较稳定和可预期现金流的大型企业。

图片 1

贝莱德表示,回想2018年,当时企业盈利增长仍具备动力。但如今,由于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及供应链承压,下行风险已成为市场的主导因素。

全球市场在上个月上涨,全球贸易和PMI数据持续恶化,全球通胀预期、大宗商品价格和长期收益率显示,对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微乎其微。在G20期间,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测,预计美联储和欧央行将采取激进的措施,因为该行认为经济增长担忧是实质性的。

CNBC的报道显示,贝莱德认为,地缘政治和贸易摩擦的直接结果是,经济前景有所减弱,但这也增加了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等央行放松政策的可能性。因此,美国股市前景依然乐观,该行将欧洲股市从负面调升至中性。新兴市场股票从增持下调至中性,但新兴市场债券评级上调。

Andrew
Sheets表示,考虑到央行货币政策的宽松力度,投资者有理由思考一个问题:在美联储降息之后,为什么不在8月份做出一些改变呢?因为,近期已经有两个潜在的催化事件,首先是Q2财报季,二是今年夏季流动性下降。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主管Boivin认为前景更具风险,但各国央行正在提供支持,“尽管我们已经下调了前景,但我们对欧洲资产持乐观态度。”

关于Q2财报季,摩根士丹利认为,市场低估了公司降低全年盈利指引。从今年4月之后的一季财报至今,全球市场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比如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在一季度预期较高,但在5月出现意外转折;全球PMI数据继续恶化:摩根士丹利商业环境指数调查显示,股票分析师对其所研究公司的信心在6月遭遇了最大月度下滑。这些都是全球股市面临风险的信号。

尽管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多年低点,但仍然具有吸引力。“即使收益率如此之低,我们认为固定收益资产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提供压舱石的作用,这是一种保护机制,”Boivin说,并指出他也喜欢新兴市场债券。

图片 2

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下半年增速约为1.8%。“中央银行正在创造良性环境。我们认为衰退风险不会与今年相关。基于此,未来几个月对市场来说确实是相当有建设性的,”他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